TIM哥金牛男

深圳东门步行街店

 

 

在音乐的世界里,

只要喜欢,就没有专业与非专业的界限。

音乐因热爱被赋予了新的意义,那么对于你呢?

 

 

我是一名音乐宅男,本职是一名工商管理(物流方向)研究所的研究员。

每天以水报告为生,因偶然接触了吉他,从而让兴趣爱好占据了我的大部分生活。

房间的一角

 

作为入门级的吉他新手

我总是希望通过弹奏吉他

消磨时间,赶走忧愁。

 

(想听我的弹奏,欢迎上魔方公寓微信公众号寻找)

 

 

如果说,你是海上的烟火,我是浪花的泡沫

某一刻,你的光照亮了我

如果说,你是遥远的星河,耀眼的让人想哭

我是追逐着你的眼眸,总在孤单时候眺望夜空

 

音乐让我变得快乐,也让我静下心来与自己对话

如果说生活是一杯苦咖啡,音乐便是勺子

把生活搅拌得有滋有味,回味无穷

 

说回我吧。

来深圳的魔方公寓,是因为在香港求学 工作五年后,

有回内地发展的打算,就近先落脚深圳。

和妈妈在香港沙田马场看赛马

 

魔方公寓租住方便,产品标准化程度高,特别适合我这种怕麻烦的人。

东门步行街店离罗湖关口近,非常方便来往深港两地,

而且周围美食暴多,目测有一千家,住这里三年也吃不过来。

九龙街头——我几乎每天穿梭深圳香港两地

 

现在的工作地点在香港中文大学内的一个研究所(远处白色大楼里)

图为中文大学崇基书院操场

 

 

我也喜爱在平时喜欢写一些诗词

诗词歌赋,沾染一二

下面就是我写的一些小诗

 

 

毛骄先生的自白

Tim哥

一九九零年青年节这一天

这个世界上多了一个小娃娃

刚出生的他才不到五斤重哪

两周后才被爸妈从保育箱抱回家

 

外婆有慈祥的面容

外公的两鬓已尽是白发

我们叫这娃娃“毛乐骄”吧

两位老人一边说

一边给外孙剥着虾

 

毛骄小时候是个瘦弱的孩子

胆小到去幼儿园都会害怕

除了爱趴在床上看一本本故事书

从来不喜欢和小朋友们玩耍

 

五年级时他遇到了一个损友

他们上课时也钻到桌子底下打架

毛骄心想,咦,这很好玩呢

他的心情好啦,性格开朗啦

于是肉肉也像气球一般吹起来啦

 

初中的毛骄快乐到上天

作业和考试对他都太简单啦

除了踢毽子,他还打了人生第一场篮球

他爱在晚上九点钟跟好友煲电话粥

表面上聊作业

实际上有一搭没一搭

 

中考后的他进了一中的实验班

他突然发现身边的同学都好强大

化学生物都搞不懂呢

有点忧愁,有点压力

好在他还是个只知道学习的傻瓜

 

一转眼毛骄十八岁了

他背起包来到南京

开启了他的大学生涯

终于可以放眼看世界

这四年他的收获很多

思想变化也很大

 

他读了自己中意的商学院

还对热爱的电脑心心挂念放不下

做了一个网站,一个课题,几段视频

入了党,还去香港转悠了半年

结交了一堆好朋友

似乎心灵也更加豁达

拿着南大优秀毕业生的证书

他有点成就感

却也在心里留下一道伤疤

 

那是因为他曾遇到一个兔子小姐

在他十九岁最懵懂的年华

这个姑娘特立独行,古灵精怪

想法也很复杂

她似乎不是讨人喜欢的类型

可那种猜不透的神秘感却吸引着他

 

毛骄先生和兔子小姐并没有真正在一起过

他们之间却仍纷纷扰扰了三年多

“我没有办法保证和谁永远在一起”,兔子小姐这样说

毛骄先生终于渐渐意识到

她不会是自己的Miss Right

 

本可以留在这座城市

毛骄先生却决意去看看更高的大厦

他的耳机里循环着这首小提琴曲

《你离开了南京,从此没有人陪我说话》

 

朋友说毛骄先生适应力很强

他果然很快爱上了香港的繁华

不过作为生性爱好宁静的人

他还是更喜欢森林一般的中大

 

他在这里读书,他在这里工作

可是理想与现实的差距也让他开始有点掉头发

不是想做什么都有条件去实现

他有点不理解论文中为什么要扯些无意义的废话

混口饭吃嘛,小圈子里大家互相不砸饭碗咯

可是不安分的毛骄先生

却不想再把全部的热情在这里挥洒

 

夜深的时候抱着吉他

狭小的窗外,明月告诉他

你还有很多梦想要去实现

可是总有些人生大事要去规划

 

虽然在香港干着也不错

可是没有五险一金可不好呀

这几年也没有谈个女朋友

我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孙子哪

妈妈抚着脸上的皱纹,旁敲侧击

爸爸已缓慢了上楼时噔噔的步伐

 

理想谢了又开,给我惊喜

又让我沉入失望的生活里

毛骄先生不信基督也不信共产主义

却相信忽然便有了个转折的命运

 

周末的下午,深圳的初秋

躺在床上,阳光温柔

伸个懒腰,挠着痒痒

打个小盹,想想心事

梦想着春天会来的

小鱼干会有的

一切都会有的

 

生活中总是充满着意外惊喜

还没在魔方住满半年,意外收获一份异地恋情

现在正在考虑迁往上海

首选仍然会是魔方公寓

 

外表开朗,内心孤独;喜则张狂,哀则抑郁。

多年单身,文艺相伴;讨厌陈腐,热爱新鲜。

琴棋书画,皆略粗通;诗词歌赋,沾染一二。

轻度拖延,重度懒癌;敌视现实,虚构远方。

 

 

 

这样的我

希望找到同样喜欢音乐的朋友

 

如果你愿意和我成为朋友

来东门步行街店找我吧!